焦凤波:浙江队经营状况不好确实有过欠薪,培养国脚是核心目标

网站小编 作者:网站小编

11月21日讯 本赛季中超联赛,浙江队取得16胜7平7负的战绩,积55分排名第三。在接受“潮新闻”采访时,浙江足球俱乐部总经理焦凤波点评了本赛季球队的表现,并谈到了俱乐部经营情况。

——谈连续两年取得这样成绩的原因

焦凤波:我想用一个词来概括:成长。首先是球队这几年得到了成长,面对压力,面对一些很不错的对手,我们自身的表现是越来越稳定。这几年,我们一直在关键比赛时徘徊,前几年是冲超,冲超之后每年也都会有关键比赛,这批球员在这些比赛里得到了锻炼。其次是包括管理层、教练员在面临这种压力时,处理的方式会越来越有效,越来越合理。

而我个人也在成长,什么阶段怎么去跟教练团队沟通,怎么跟球员沟通,怎么去激励大家,什么时候该压什么时候该收。联赛的进程中有非常多这样的关键节点,你处理好了,你就能得到成长,就可以一步步向上走。

——谈开局4负1平的压力

焦凤波:那时候压力确实比较大,首先没有想到低开会那么低,我们的技术部门也分析了一下历史战绩,如果这样开局基本就降级了。一般一个球队出现四连败,主教练大概率都会换掉了,但我们还是决定首先要稳定军心。没有因为输去放大问题,输了肯定是有问题,但是就怕放大,那时候全队开会,跟教练面谈,算是稳住了。尤其关键时刻一些本土球员站了出来,第五轮客场对阵武汉三镇,我们牌面实力肯定不如三镇,但大家咬下来了,这止跌的一分非常重要,紧接着对阵南通支云,高迪的两个进球非常关键,吹起了绝地反击的号角。下半年就越打越自信,15轮不败。现在想想,过程也是蛮惊险的。

——谈是否搬回杭州

焦凤波:联赛上座率,我们本赛季在中超球队中是倒数第二,而北京、天津、成都这些地方能达到三四万观众。我们也在思考,已经成立了一个专组,去考察下赛季主场,包括上城区体育场、临平体育场、萧山体育场等。但主场选址工作需要考虑的因素很多,既要考虑到球迷观赛的便利性和上座率,也要考虑到俱乐部整体的经营现状。再说得通俗一点,肯定是经营生存为首位,所以是否搬回杭州,还是要看明年的资金情况,现在仍存在不确定性。当然湖州也是一个非常好的选项,虽然上座率低了一些,但湖州市委市政府、湖州市体育局给我们的帮助还是非常大的,不管是从资金上还是资源上,也是我们当时选择继续留在湖州的一个重要因素。

——能否让球队稳定在这一水平

焦凤波:我肯定是有信心的,但这牵扯到很多因素,首先得活着。足球这个行业现在处于一个非常低的低谷。谋划未来,首先是考虑我们有没有资格去想未来。俱乐部现在这样一个局面来之不易,虽然也有很多不到位的地方,但25年已成长为一个壮年,这几年,俱乐部的运营方针走在一个比较正确的方向上,所以才有了这一两年的成绩,品牌形象等方面都走在行业前端,也算优秀的俱乐部之一,走到这一步实属不易。

这些年中国足球环境不好,陆陆续续倒闭了很多家俱乐部。但我们在关键时候总能够化险为夷或者有人伸出援助之手,也是因为大家都不希望这个盘子丢掉。目前就我们的经营局面来看,还是充满了未知。对成绩有没有信心?我肯定有信心,但是资金能不能允许?我们今年还是靠大家努力开源节流,增加营收,才坚持到现在。现金流基本半个月、一个月就要跟财务过一遍。我们团队也非常理解这一点,不管是球队层面,还是员工层面,大家都在各自板块里想尽办法去更合理地优化费用支出,增加收入。

——谈俱乐部经营状况

焦凤波:坦率地讲,我们的经营状况并不好,之前没有过多透露,也是不想被外界诟病,因为我们一直打的牌是稳定,“稳定”这个标签对于俱乐部的属性来讲是挺重要的,尤其在关键时刻,别的地方被欠两三个月薪水,就闹事了,我们不会,因为有稳定的品牌在支撑,这个信用可以刷一些透支,所以今年我们扛过来了。

我们欠薪也确实有过,包括奖金也没有全部发放,但是我们依然很团结,越到这个时候,大家凝聚力越强。外援对这个情况也都了解,队长弗兰克其实也是降薪续约的。这个过程是一个相互理解的过程,也有其他队伍看中弗兰克,包括主教练乔迪也不缺工作,但是他们认同俱乐部的理念,愿意继续在俱乐部里面效力,甚至是降低一些自己的个人利益。当然,这中间的铺垫和沟通也非常重要。我办公室一角摆了个茶桌,是个会客室,就是要找一个平和的场合,大家交流沟通,要让他们了解俱乐部现在生存的困难。

总的来说,这一年下来,俱乐部坚持到现在真的挺不容易。当然这也离不开大环境,金元足球也过去了,现在是一个足球行业投资热情的消退期,是一个历史低点。现在最重要的是,救市政策什么时候出台。面对未来,当然我们自己也有一些雄心,会有短期和中期规划,但现在讲这些可能不合时宜,我们需要把这些基础问题理顺了以后,资金得到保障了以后,基本盘稳定以后,才能去畅想未来。当然我们是有雄心的,因为我们知道现在正走在一个正确方向上,无非就是需要一些时间让它去茁壮成长、去开花结果。

——如何评价球队外援

焦凤波:球队构建需要一点点建立,我们不是靠雇佣兵的方式去取得阶段性的成绩,而是体系性地一步步去夯实球队建设。引援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板块。这也是一个职业俱乐部应该做到的,对于我来说,就是要把分工理清楚。

首先不能拍脑门,引援是要服务于整个团队。我们会做球员的背调,每个球员都会形成一个评估报告,它会有多个维度,不只是技术方面,还有家庭情况、性格、遇到困难时的状态,同时综合我们球队自身的定位。在工作开展过程中,大家既分工又凝聚,主教练、分管引援的副总吴少堃、技术部的客观数据,再加上我整体统筹,才能更精准更客观更有效地去完成球队组建。

另外,球员、教练对球队的信任和归属感也很重要。我们好几个外援都是拖家带口来的,乔迪的夫人在这儿,弗兰克把三个小孩都接过来了,莱昂纳多上幼儿园的儿子经常来我们这儿踢球,踢得好极了。这其实就是他们把球队当家的具体体现。我们也有专人对接球员安置工作。但我们的理念是,不是什么都帮,也不是什么都不帮。以前我们容易宠外援、宠外教,造成了一些问题,这样是不合理的。不事事管,其实也有利于他们融入这个城市和这个国家。如果说一个外援待了一年,滴滴、支付宝也不会用,那不算融入。我们教会外援打滴滴,或者让他们自己租车,省去的司机和配车,都是成本。什么钱该花,什么钱不该花,这也是职业化的一个表现。而且这样外援和国内球员生活上逐渐平等,球场上也慢慢平等。

——谈球迷文化建议

焦凤波:我们是疫情之后中超球队中第二个开放主场的,那个时候限流,每场大概只能开放3000个座位,大家对重回球场非常积极,会去抢票。但是逐渐放开以后,基数上不来,再加上其他地方包括天津、北京、成都主场火爆,我们就有点着急了。

当时我们开了好几次专题会议,关于怎么去调动本地球迷,尤其是湖州当地球迷。去年到今年,我们与当地政府沟通,做了一系列动作,包括人才看台,发动企业宣传,花钱在商场超市、交通枢纽做广告,想把这个市场撬动起来,目前来讲有一定的成效。通过这一系列措施,今年是我们俱乐部成立25年来,票房收入最高的一年。这也是在控制赠票的前提下,即便是一队球员,超出队内规定部分,都需要自己花钱买票。

其实因为本身的基数小,所以我们也改变了策略。之前我们要一味去扩张会员数,但现在想想,这个事儿是好事,但不是适合这个阶段的事。还是要对我们浙江足球土壤的定位有清晰的认识,而不是非得去跟北京、天津比。

——谈目前球市起不来的原因

焦凤波:我觉得这得从俱乐部1998年成立、从无到有说起。1998年之前,浙江足球也就是一支专业队。但天津队、北京队已经是非常老牌的队伍了。这是第一个、也是非常主要的因素,就是起点晚。

第二个因素是成绩不够好。我举个例子就是日本的鹿岛鹿角俱乐部,他们把主场从东京市区迁到茨城县后,也面临球迷大量流失,他们的策略是用10年的时间,拿最好的成绩。现在鹿岛鹿角已经是亚洲顶级俱乐部。

我想说的是,成绩对于一个球迷的心理影响是非常重要的。但我们成绩不尴不尬,虽然也是一个老牌俱乐部,但一次冠军没拿过。也就是前年拿了一个全运会冠军,这也是突破历史了。认识到这一点,才有了我们的冠军墙。

第三个主要原因是社会普及、深耕引导这方面做得不够,作为俱乐部,我们这方面也需要做出更多努力。为什么今年票房是25年来收入最高的,背后是我们的团队做了很多这方面的努力,以前怎么可能去花钱做广告,现在就是该宣传就宣传,该进校园进校园,该跟球迷沟通就去沟通。但这是需要更多人去参与的,足球市场不只是一支职业队,它是一个庞大的产业链,需要更多的人参与进来,这个市场才能好,土壤才能得到深耕。

现在很多浙江球迷会在线上观赛,如何把他们转化到球场上来,这是俱乐部的责任。亚运会观赛气氛为什么那么好?观众打卡发个朋友圈,赛场氛围加体育展示都很重要。如何提升球迷观赛体验,我们也在研究。所以才有了湖州主场的嘉年华,现在在全国也算是有特色的。

——谈泰国足球

焦凤波:泰国足球非常具有国际视野,不论是它的俱乐部管理还是设施设备,很多都是从欧洲学来的。我们也去泰国俱乐部考察了,给我的感受就是它很先进,它的很多理念不是传统的东南亚足球,而是按照世界基准去考虑的。这次国足冲击世界杯,其实我蛮想讲讲国家队组建这个话题。球队组建是一个系统性工程,方向很重要,但我们学西班牙、学日本、学巴西……一直在换,始终没有一个延续性。

日本足球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,你去日本的野球场看,他们的民间球队和国家队其实一个风格,再到女足、校园足球,从上到下是统一的,而我们就是五花八门。当然这与中国地大物博和包容性有关,但起码国家队的整体定位应该确定。

要么与联赛挂钩,联赛表现出色的球员,国家队征召,这样对于联赛也是一个促进作用,而国家队也有了支撑和依据,两者相辅相成。要么国家队不考虑联赛,只考虑踢得最好的二三十人,出资送出去留洋。但现在,我们好像一直在半吊着。

——谈何时能在国家队看到浙江队球员

焦凤波:我们今年联赛第三名,但没有一个球员被召进国家队。像我们队里的李提香、程进、岳鑫、赵博,真的不具备国家队水平吗?我办公室墙上有一句话,“利他,以人才为导向”,我们希望为国家队培养球员,也专门找了海外专业团队对有希望的球员进行点对点指导,这是我们的一个社会价值,也是我作为一个俱乐部总经理,想呼吁的,希望我们的球员能更多被看到。

像李提香,已经30多岁了,他这么努力,能力也摆在那,但职业生涯从来没有进过国字号。当然国家队选人,我们无权干涉,只是希望可以多维度地考虑组队建设,一支国家队应该有老中青结合,不能搞年龄上的一刀切。30多岁的球员如果没有目标,只能选择退役。如果国家队立个标杆,让更多像他一样的人看到努力前进的方向,中国才可能出现像三浦知良这样一直踢下去的榜样。

作为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俱乐部,不管国家队成绩、表现如何,我们始终会把培养国脚作为首要的核心目标,我们的球员也始终会把入选国家队作为个人的奋斗目标。

(小虎)

相关新闻

Copyright © 2022-2023 310直播